专业网站建设B/S软件开发专业微信营销专业技术建设团队做客户满意度最高的软件公司
郑州网站建设、郑州网站开发
 

从微信10万+到抖音百万赞,公众号编辑追赶短剧风口

作者:营销SEO出处:学众科技发布时间:2023年04月09日点击数:2278

“我想过在民众号上一直写下去,但我必须要直面民众号走下坡路这个事实。”

写民众号的第五年,阿珂发现自己不管怎么起劲,文章数据都在下滑,“看文字的人越来越少了,短视频和直播是当下最盛行的表达形式”。

她眼看着曾经喜欢的民众号被出售、被注销,无法再被搜索到,几经纠结,她选择跳出自己的恬静圈,转型成为一名短剧编剧。

“我继续做民众号也很难再有生长,是时间要做出改变,但现在入局短视频感受已经迟了,短剧是新风口,对我来说是个时机。

阿珂的纠结,是当下许多民众号编辑的缩影,他们不想错过短视频直播的风口,却一再犹豫不知道该不应从0起先进入。而随着短视频盈利逐渐消退、行业内卷、新号难起,近两年兴起的短剧成为他们切入短视频赛道的一个新思绪。

由于短剧的内容焦点在于故事剧本,这在一定水平上成为民众号图文编辑转型视频相对“丝滑”的选择。

近两年短剧市场的兴起也成为吸引内容从业者转型的一个要点。阻止2022年底,快手短剧用户规模凌驾2.6亿,抖音短剧用户到达1亿。快手*****宣布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平台上的短剧分账奖励金额已经突破360万元。

去做短剧编剧会是民众号编辑转型的好选择吗?从图文内容到短剧若何乐成转型?我们对话了几位图文民众号身世的短剧编剧,聊了聊他们的履历。

写出过10万+的公号文章,

写不出被认可的剧本

转型的*****步,需要跳出恬静圈的勇气和气概气派。

装兔兔从大四实习起先做民众号,她并非传媒专业科班身世,读的是头脑政治教育,结业时一头扎进了新媒体行业。

做了两年多的民众号编辑,她天天一睁眼就是找选题、追热门、列框架,一天一篇原创稿件,每篇阅读量都能过万,也曾写出过几篇阅读10万+文章

“当初去写民众号,身边许多人不明确我的选择、来劝我,但我较量起义”,也是这样的“起义”让她厥后放弃了熟悉的民众号,由于看到“在民众号上升空间有限,而且一个行业待久了头脑很容易固化,我爽性就告退去接触了短视频,没给自己留退路”。

最起先,装兔兔实验去做脱口秀类的短视频账号,她想着自己是文字事情身世,可以用善于的手艺来做短视频,但发现很难获取流量。这招行不通,只能改变战略,去试水短视频的新风口——制作更重大的短剧。

对于不懂拍摄、不懂剪辑的文字编辑来说,从文字头脑转变为视频头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短剧和民众号的配合之处在于讲好一个故事,差异在于短剧不是只有文字就可以,还要去想剧情设计、节奏,若何在前5秒捉住别人,怎样保证完播率,由于平台是讲算法的”,装兔兔对此深有感受。

做民众号,她只需要表达自己想说的工具,枚举素材,而转型短剧,她要更多思量观众爱看什么,去制造情节冲突而不是陈列看法说教,阻止陷入自嗨状态。

同样从民众号编辑转型做短剧的梅梅也有类似感受:“最煎熬的地方在于你知道哪些点是对的,但表达不出来,拍出来的和写剧本时想象的纷歧样,看别人视频以为这我也能做,现实上不是。”

梅梅清晰记得,她早期写的剧本被编导评价“拍不出来”,而她曾经写的民众号文章被其他同事改编拍出来后,都爆了,“只有我自己改的没法拍,这种感受很痛苦”。

她用了半年多时间熬过这段转型期,从早到晚险些看遍了行业内所有同类型的爆款视频,剖析每个镜头、每句台词怎么部署设置;也会去拍摄现场,看演员若何讲台词、若何拍摄。

“我刚来的时间老用排比,但哪有正凡人语言用排比的,要多看看现场演员怎么演的,不要去写理想主义的场景。”

短剧没有所谓“准确的样子”,

内容的底层逻辑是相通的

相比做民众号、写稿这种更“小我私人英雄主义”的事情方式,短剧更考究团队作战。

“流程化、规模化的短剧制作模式下,编剧对于一部剧的孝顺度或许是30%”,短剧编剧派派告诉新榜编辑部。

据装兔兔先容,以短视频平台短剧为例,要想做一部短剧,一样平常先和抖音、快手等平台立项,然后团队头脑风暴讨论内容,剧本创作周期要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拍摄、剪辑周期也要一个月。

一集剧本只有1200-1500字,她和团队要花1-2天去磨,一直讨论、审核、协调。不外,写剧本的历程中,几年的民众号编辑履历照旧为她做短剧所需的网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我们做民众号的时间就在臆测用户心理,熟悉用户的共识点和痛点,做短剧也要有能让观众情绪颠簸的部门”,装兔兔此前为民众号写的情绪推文被改编成短剧也能成为爆款,她曾写过一篇杭州泛起爱心冰柜的推文,拍成短剧后单条视频被点赞了170多万次

这是内容创作的共通之处,无论什么样的内容形式,爆款的底层逻辑都是相似的。

阿珂也提到自己做民众号时的一些履历在做短剧也同样适用,好比取题目,大部门民众号编辑或许都曾经为若是通过题目提高打开率绞尽脑汁,民众号取题目的要领论也能被运用到短剧文案里,“同样能吸引人眼球”。

派派视察过团队里从长剧编剧转型做短剧的成员,发现他们的灵感更多来自于影视剧,从剧本框架结构出发去创作,而他更习惯于从某个细节或者看法出发去想剧情。

他以为,民众号编辑看待内容的头脑方式区别于专业身世的编剧,这是他们的特点,运用得好也可能成为特色。

“我以为短剧没有长什么样子是对的,也未必说那些公号的头脑都不行,我们做的一些话题剧内容,都可以施展图文编辑的优势。”

短剧会是民众号编辑转型的好选择吗?

这两年,短剧的兴起涌现出不少“低成本、高回报”的案例,也给许多人留下了钱多、速来的印象。

做了两年短剧后,装兔兔经常收到许多偕行的咨询,问她做短剧是不是很赚钱、也想来做,她告诉我们,自己一起先进入这行压根没想过会赚到什么钱,在这个行业自己是小白,“不要只为了赚钱去做某件事,目的性这么强,很难乐成的”。

不外,短剧会有平台的分账收入与商业化广告收入,着账号和作品流量的提高,编剧也会有一定比例的商业提成,但许多人可能都没有坚持到这个阶段,在转型历程中就选择了放弃。

对于是否建议身边的民众号偕行也来做短剧,每位受访者的态度都很审慎。

现在来看,短剧确实是当下进入短视频赛道的一个突破口,无论是抖音、快手这些短视频平台,照旧优爱腾芒等长视频平台,仍愿意花鼎力大举气去扶持短剧内容、勉励创作,给到优质内容的分账金额也颇为可观。

“现在短视频平台流量近乎饱和,账号欠好做,起号很难,但短剧做好了涨粉挺快的,流量高的一部剧能涨百万粉”,派派聊到。

他也指出,短剧现在题材还没有那么富厚,“一些MCN做的内容达不到剧的水平,许多传统影视公司也没掌握短剧的语言,现在出圈的好内容较量少,照旧蛮有时机的”。

然而,短剧的商业化模式尚在探索中,有人赚了,也有人赔了,一部剧投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成本,但纷歧定有足够的流量效果带来分账回报,落到每个详细的短剧打工人身上,是否能挣到钱也是未知数,这些都是需要思量到的风险。

赛道选择之外,更要看小我私人是否合适,险些每个受访者都提到了“热爱”这一点,虽然看起来略显鸡汤,但事实就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短视频这种表达方式,他们更建议找到适合自己的创作方式,而并非盲目追逐风口。

阿珂可以明确许多人想做一些切适时代生长趋势的事情,不外她以为也有那么一部门人相比短视频就是更喜欢文字表达,“他们也会由于这种事情焦虑,我却反而以为坚持做一件事也不错”。

所谓“热爱”不止是一种情绪,更是一种能否在转型艰难期战胜挑战的刻意和毅力。

只要做短视频,数据带来的压力就会一连存在,加上短视频是一个更迭转变很快的行业,从业者必须要一直去升级才气跟得上转变。

装兔兔形容这个状态就是无时无刻在焦虑,前期做不起来量很焦虑,后期量不行了很焦虑,一个视频的数据会影响好几天的心情,“永远不行能躺平,一旦做了这行就不行能舒惬意服地随便发什么都有流量”

她所认真的短剧账号创作出多部播放破亿的短剧,账号前后升级了四五次,尤其是在现在短剧赛道竞争越发强烈、走向精品化后,同质化的短剧已经很难再有市场了,必须要一连产出更有亮点、更有质感的内容,才可能突出重围。

“事情强度大,也有可能面临失败,主要看喜不喜欢,做好万全的准备”,阿珂总结道,“找准适合的赛道,一旦决议转型就勇敢去做,不要忏悔自己的任何一个决议”。

至于短剧这个赛道能做多久?照旧会如民众号一样会成为“古典自媒体”然后从业者再次面临转型的纠结?谁也无法给出一定的谜底。

梅梅能确定的就是自己照旧会一直做视频,不会再回去写文字了。

派派沉思了一会儿,对我说:“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主要照旧看这个行业能否能挣到钱”

沙澧街